云顶集团

【学党史 强信念 作贡献】 天天学党史

来源:黑龙江龙煤矿业控股云顶集团
作者:
发布时间:2021-08-18 08:08:01
【字体:




【学党史 强信念 作贡献】天天学党史

红一方面军永和成立:中央红军从这里走出

作为中国共产党第一个方面军建制,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以下简称“红一方面军”)的成立,对实现以游击战为主向以运动战为主的战略转变,开辟中央革命根据地,意义不凡。

2月9日上午,浏阳市永和镇红一方面军成立旧址李家大屋。微微春雨,将永和会师雕塑上的中国工农红军军旗洗得更加明亮鲜艳。

“1930年8月23日,毛泽东、朱德领导的红一军团与彭德怀、滕代远领导的红三军团,在此胜利会师,并成立了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循着清脆的讲解声,踩着古朴的青石砖,记者步入李家大屋,“中央红军从这里走出”9个大字扑面而来。

这幢清朝嘉庆年间落成的湘东特色民居,是如何成为一处重要革命遗址的?跟随讲解员尹欣的讲述,时光回到1930年。

1930年,中共中央领导人李立三主观地认为形势对于攻打城市极为有利,命令南方各路红军攻打长沙、南昌、九江、武汉等大城市。当年7月27日,彭德怀率领红三军团虽一举攻占了长沙,却很快遭到国民党反动派势力反扑。军阀何键复据长沙后,立即派戴斗垣部驻浏阳文家市,伺机追袭红军。

彼时,正率红一军团攻打南昌的毛泽东、朱德惊闻此讯,立即率红一军团驰援红三军团,歼灭戴斗垣旅,挫敌锐气。8月20日,红一军团取得了著名的文家市大捷,龟缩于长沙的何键惊恐万分。

“文家市大捷为红一方面军的建立创造了条件。”站在展板前,尹欣如是介绍,“8月23日,红三军团与红一军团在李家大屋会师。会师大会前,两大军团召开前委联席会议,讨论了中共中央关于统一军事指挥的指示,决定两大军团合编组建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并成立中央红军第一方面军总前委及统一指挥红军和地方政权的中国工农革命委员会。朱德任总司令,毛泽东任总前委书记、总政委、中国工农革命委员会主席,彭德怀任副总司令,滕代远任副总政委。”

“听爷爷那一辈描述,红军进村时不扰民、不抢东西、不打人,跟以前看到的国民党部队大不一样。”浏阳市永和镇菊香村党总支书记张璋说,正因为红军的“威武”“守纪”“亲民”,乡亲们争着带红军到自家住,纷纷拿出吃食招待他们,不少人还跟着参了军。

8月24日,再次攻打长沙的命令在永和发出。次日,下辖8个军近4万人的红一方面军兵分三路,浩浩荡荡向长沙推进开去。虽然第二次攻打长沙仍以失败告终,但从此之后,党和红军汲取教训,克服“左”倾冒险错误,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建设农村革命根据地上。

讲解完毕,尹欣回到“中央红军从这里走出”展板处。她动情地说:“红一方面军的成立,不仅代表着革命力量的发展壮大,更标志着红军由游击战争向正规战争发展的军事战略转变。这是人民军队发展史上一次重大变革。”(来源:湖南日报)


通道会议和通道转兵:

这场“飞行会议”,让中国工农红军有了新通道

中共中央和中革军委负责人在通道召开紧急军事会议,采纳毛泽东的正确主张,作出通道转兵的决策。通道转兵揭开了红军长征伟大转折的序幕,避免了红军北上湘西可能遭受的毁灭命运,为党和红军的长征开辟了一条新的生路。

3月初,来到怀化市通道侗族自治县罗蒙山下的通道转兵纪念馆,广场上一座群雕格外吸引游客视线。只见位于正中的毛泽东手指前方,意气风发,朱德、周恩来、王稼祥、张闻天神色凝重,五人群雕栩栩如生,似在向来者讲述当年的故事。

1934年12月,中央红军长征途经通道境内时,曾召开了一次重要会议,史称“通道会议”。为了纪念这场会议,当地政府在此修建了通道转兵纪念馆,群雕就位于纪念馆正前方的广场上。

时间回到87年前,从江西瑞金出发的中央红军,准备沿赣、粤、湘、桂边境到湘西会合红二、六军团。这项计划被蒋介石察觉,他调集几十万军队在通道以北的城步、绥宁等多地,构筑工事,张网以待,准备全歼红军。

其时正是冬天,寒风渐紧。到达通道的红军刚经历壮烈的湘江战役,8万精锐之师锐减到3万,大家极度疲劳,战斗力空前减弱。远离根据地、长距离奔波征战、前途尚不明朗……这一切都让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

所有人都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军向何处去?

“左”倾领导者博古、李德等人不顾实际情况,坚持要按照原计划从通道北上。

长征初期,毛泽东由于长期患病未愈,体力太弱,坐着担架行军,恰与被敌机炸伤的王稼祥及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同行、同住。毛泽东抓住机会,同他们一路交谈,坦陈己见。

一路上,毛泽东回顾分析了1934年春广昌战役以后红军屡战不支的原因,分析了长征以来红军由于采取逃跑主义、搬家主义而造成的重大损失和危难困境。

在第五次反围剿失败、长征以来损失惨重的事实面前,王稼祥等中央领导都认识到李德等人的军事错误不能再继续下去,他们急切地希望毛泽东重新指挥,让红军转危为安,打几场痛快淋漓的大胜仗。

为了解决红军向何处去的问题,1934年12月12日傍晚,中央红军在通道境内临时动议,召开了中共中央负责人紧急会议。

会议讨论得十分激烈。李德坚持要按原定战略方针,立即北出湘西。毛泽东则根据已经变化了的敌我形势,据理力争,建议放弃北上湘西的原计划,改变进军路线,西进贵州,进攻力量薄弱的黔军,让部队获得喘息时间。

毛泽东的正确意见得到了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张闻天等中央领导人的赞同和支持。当晚7时许,以中革军委名义发出西入贵州的“万万火急”进军电报。次日,军委又再次发出电报。中央红军分两路转兵西向,进军贵州。一场改变中央红军命运的转兵就此拉开序幕,史称“通道转兵”。

由于红军在通道县停留时间不长,开完会议后便急急赶路,会议迅速而短暂,人称“飞行会议”。从“通道会议”开始,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正确路线逐步转为党内多数领导人的共识。

重温通道转兵历史,深感“实事求是”这四个字是共产党克敌制胜的法宝。事实证明,坚持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独立自主地解决中国革命重大问题,才能把革命事业引向胜利。(来源:湖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