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顶集团

【学党史 强信念 作贡献】 党史故事天天学

2022-01-23 12:27:19




平型关大捷:胜利号角从这里吹响

1月25日,片片雪花飘落在晋东北大地。站在平型关城垣上,烈烈风声从耳畔呼啸而过。硝烟散尽,平型关大捷纪念馆内,循环播放着《义勇军进行曲》,参观者络绎不绝。

纪念馆里,一张对比表详细地列出了当时两军兵力的差距:“兵力,我军1万余人,日军2.2万余人;手枪,我军3821支,日军9476支;轻机枪,我军274挺,日军541挺……”

“在敌我武器装备悬殊的情况下,如何打赢这场仗?依靠的就是八路军战士不畏强敌,敢于牺牲,敢于亮剑,保家卫国的决心。”平型关大捷纪念馆文史研究部主任毛春桃说,“今天,我们面对困难,同样需要这样的决心。”

无畏生死,夺取抗战首次大捷

2015年9月3日,天安门广场,碧空如洗。

当天,身着八路军军装、佩戴抗战胜利纪念章的97岁抗战老兵梁斌,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盛大的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式。

“‘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走过来了!”

“平型关大战突击连”英模部队方队,作为10个英模部队方队之一,接受祖国和人民的检阅。伴随着“咔咔”的脚步声,老人仿佛回到了78年前的那个潇潇秋雨夜。

那天,也是一个秋日。

“潇潇夜雨洗兵马,殷殷热血固金瓯。东渡黄河第一战,威扫敌倭青史流……”

1986年8月,聂荣臻元帅写下这首《忆平型关大捷》时,仍对那场“潇潇秋雨”记忆犹新。

1937年9月24日,驻扎在山西大同灵丘县冉庄村的八路军115师接到命令,连夜赶往西北16公里外的平型关乔沟设伏。

平型关,明朝内长城的一个重要关隘。乔沟位于其东北方,是一条长约5公里的狭窄古道,蜿蜒曲折,两侧壁立,难以攀爬,是灵丘通往平型关公路上最险要的一段,也是日军从平型关前线到灵丘县城的必经之地。

“战士们没有雨具,身上的灰布单军装被浇得湿淋淋的,冷得发抖。”那时的梁斌,只有十八九岁,是八路军115师685团的一名司号员。

天快亮时,雨停了。115师终于在9月25日拂晓前到达平型关乔沟伏击阵地。

7时许,山沟里传来了马达轰鸣。100余辆汽车载着日本兵和军用物资在前面开路,200多辆大车和骡马炮队随后跟进,接着开过来的是骑兵。

此时,全身湿透的八路军战士们,趴在冰冷的地上,等待着敌人。

“打!”

顿时,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响彻山谷。

“战士们勇猛地向公路冲去,鬼子东奔西窜,战马惊鸣。然而敌人终究是凶狠的,而且枪法很准,利用汽车和沟坎顽抗……我们的火力压不住敌人的火力,冲上去的战士一个又一个地倒下来。那一刻,战士们无畏生死,前赴后继地向前挺进。”时任115师686团团长的李天佑回忆道。

在争夺老爷庙高地时,686团副团长杨勇带领战士们,向四五百名日军猛烈进攻。日军拼命反击,数架飞机在空中助战,战斗十分惨烈,140余人的3营9连官兵大部分牺牲,老爷庙高地终于被八路军牢牢控制。

在平型关战役中,面对武装到牙齿的日军,排长牺牲了班长顶替,班长牺牲了战士接替指挥。仅梁斌所在的685团,战后报告伤亡人员就达223人。

最终,八路军将进入乔沟一线1000余人的日军全部歼灭,击毁汽车100余辆,马车200余辆,缴获一批辎重和武器。

“一旦强虏寇边疆,慷慨悲歌奔战场。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雄壮豪迈的《八路军军歌》,记录下这“第一个胜利”和“一支不可战胜的力量”。

这一仗,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在古长城上,用血肉筑起中华民族新的长城。

走进历史,在传承中服务当下事业

“1937年,一场战役让我的家乡扬名中外,那场战役就是平型关大捷。”去年夏天,小学五年级的学生李歆伊有了一个新的身份——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小小讲解员。

每年暑假,纪念馆里都会有一群特殊的讲解员实力圈粉。他们是来自灵丘县的小学生,经过为期1个多月的筛选、培训后,这群特殊的小学生讲解员们正式上岗。

从课本走进历史、从校园走进纪念馆,李歆伊对平型关大捷有了更深刻的认识。“作为一名小学生,应该去做红色文化的传播者、弘扬者和建设者。”李歆伊说。

“小小讲解员们十分活跃,从他们的视角讲故事,观众都十分喜欢,跟随的参观者越来越多。”毛春桃告诉记者,这个活动让学生们参与到传承红色基因、传播红色文化过程中来,通过自己近距离的感受,从小学习革命先辈的精神、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

纪念馆内循环播放着《义勇军进行曲》,参观者络绎不绝。在这些参观者中经常会有一些特殊的客人,王克西就是其中之一。

王克西的父亲名叫王志臻,曾任八路军115师685团营部书记,写有一本《从陕北到东北》日记,共计1205篇,完整记录了抗日战争时期其所在部队的行程及战斗历程。

从2012年开始,退休后的王克西夫妇按照父亲日记的行走路线,重访抗战路。他们先后三次来到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父亲生前多次给我们讲述平型关大捷的战争过程,那时候单纯地听和现在亲身到现场来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在传承红色基因的大环境下,依托平型关大捷的红色资源,来这里的游客逐年递增。”谈到纪念馆最大的变化,毛春桃对记者说,纪念馆的接待量不断攀高,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工作人员也从2012年的二三十人增加到了现在的近百人。

“学习历史,不只是学习过去的,重要的是让这些历史为现在的事业服务。”毛春桃说。

敢于胜利,在新征程上攻坚克难

平型关大捷,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平型关下响起的枪声,激起了中华民族抵抗日寇侵略的信心和决心;平型关下的精神,历经八十余载,仍在持续弘扬。

曾被列为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的灵丘,长期以来经济发展滞后。然而,灵丘人不畏困难,敢于牺牲,不等不靠,攻坚克难,终于在2019年实现全面脱贫。现在,灵丘县依托作为全国旅游精品线路之一的平型关红色景区,正在吸引更多游客来这里“吃、住、行、游、购、娱”。

近年来,平型关大捷纪念馆的接待量不断攀高,毗邻主战场的灵丘县东河南镇小寨村含水人家,也随着纪念馆影响力的不断扩大而红火起来。

记者看到,如今的小寨村,不仅建设了易地扶贫搬迁点,还同步建成沿街商铺,办起了“红色留念”“荞这一家子”等独具地方特色的风味一条街,打造集红色教育、民俗旅游、非遗传承、农耕文化为一体的旅游景区。

走进含水人家,阳光照耀下的水面波光粼粼;半圆形的拱门和转角的石砌、古色古香的窑洞式楼房,浓缩了黄土地的别样风情。这里不仅还原了旧时生活场景,还为游客打开了了解历史的一扇窗。大幅三维立体画面展示了1937年平型关战斗打响前八路军115师干部动员会的场景,并用部分雕塑再现了军民鱼水情。

纪念馆内,毛春桃和她的同事们仍旧忙碌。除了继续挖掘历史,如何将过去的革命先辈精神跟现在的教育活动相结合,如何将红色文化送入乡村、校园、军营,都是他们工作的内容。

“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是近代以来中国抗击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这一伟大胜利,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开启了古老中国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的新征程”……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深刻指出。

“84年前,革命先辈在平型关下亮剑,用鲜血与生命铸就了伟大的抗战精神。在今天,伟大抗战精神是我们在社会主义建设中不怕艰险、攻坚克难的力量源泉,在新征程上始终为我们指引着方向。”毛春桃说。(来源:光明日报)


党史回眸

百团大战:“抗战中流砥柱”的有力注脚

“忘记抗战英烈是历史的遗憾。只要我还有能力、精力,就一定要在寻找英雄的道路上走下去!”出生在太行山腹地,姚永田打小就是听着老人们讲发生在家乡的抗战故事长大的。保卫国家、热爱祖国是烙在他心中最鲜明的印记,也是他日后从事挖掘、整理抗战史实的精神动力。

寻找英雄:从“正太路破袭战”到“百团大战”

“‘百团大战’初期叫‘正太路破袭战’,后来因为我八路军参战总兵力达105个团,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将战役名称改为‘百团大战’。”经过多年研究,姚永田对“百团大战”的历史如数家珍。

正太铁路,这条1907年通车,横穿太行山,连接平汉、同蒲两条铁路的纽带在1938年被日军占领后,就成为日军军事运输和掠夺我国矿产资源的主要通道。依托这条铁路,日军推行“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对我根据地疯狂围堵。

为打破封锁,打击日军的嚣张气焰,1940年8月20日夜,在八路军总部的统一指挥下,我八路军第129师、第120师及晋察冀军区发动了“正太路破袭战”,拉开了“百团大战”的序幕。

姚永田的家乡就在“正太铁路”沿线的测石村。2014年,邻近的南沟村想把发生在狼峪、测石一带的铁路破袭战等史实挖掘整理出来,发展红色旅游。周边有名的“秀才”姚永田是大家公认的最佳人选。

当地老人们记得,有一位八路军将领曾率领部队,在南沟村狼峪车站一带激战六天六夜。然而,老人们却说不出那位将领的姓名。

一次次外出找专家请教;一次次爬上草帽山搜寻残存的战壕、碉堡遗迹;一次次徒步旧铁路,想象着故事里的神奇将领形象……终于,姚永田在一本《平定文史资料》上,看到了八路军随军记者林火1940年发表在《新华日报》上的一篇文章,说的是八路军129师新编10旅旅长范子侠带领部队攻打测石车站、狼峪草帽山据点的战斗。

在研究范子侠生平的同时,姚永田开始找寻范子侠烈士的后人。经多方辗转,姚永田终于与范子侠烈士的儿子范国光见面了,两位志同道合者相互印证自己手中的史料,终于重现了“百团大战”中范子侠烈士的英勇形象。2015年,百团大战纪念馆重新布展,展览中增加了他们搜集整理的范子侠烈士的传奇事迹。

推动在百团大战英烈墙上刻入李永胜烈士名字、为平西游击队大队长葛尧臣烈士建纪念碑、挖掘细节让“碎片记忆”的西峪掌围歼战完整重现……这些年来,作为教师的姚永田,把自己所有的时间都用来挖掘革命史实,他说:“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每一次挖掘都是对我心灵的一次洗礼。”

红色基因:誓拼热血卫吾华

“参加百团大战的烈士们永垂不朽。”山西省阳泉市的狮脑山主峰上,百团大战纪念碑上的鎏金大字格外醒目。百团大战纪念碑和纪念馆,都坐落在这座山峰。

“狮脑山乃百团大战第一阶段主战场之一。奉命扼守狮脑山阵地的八路军129师385旅769团和14团,浴血奋战,重创敌军,出色完成掩护破袭战之任务……”纪念碑碑记中这样描述狮脑山之战。

“狮脑山,往东数里就是正太铁路阳泉站,控制了狮脑山就等于卡住了正太铁路的咽喉。”百团大战纪念馆内,年轻的讲解员赵乙霖这样介绍狮脑山之战的重大意义。

今年98岁的杨富余老人,当年参加百团大战时只有16岁,说起那段经历,老人到现在都清楚地记得,在战斗最为艰苦的时候,是当地百姓和煤矿工友们主动到战场上送水送饭抬伤员。他说:“老百姓是水,八路军就是鱼,军队和人民心连心。”

“百团大战进行的5个多月中,在长达2500余公里的华北主要交通线上,我八路军先后出动105个团20余万人,作战2174次,歼灭日、伪军5万余人。”站在纪念馆序厅“百团大战,光耀千秋”八个大字下,纪念馆馆长陆茜介绍说,由于根据地百姓对日军的痛恨,参加破袭战的积极性非常高,前后参战总人数达到了40多万,是真正的全民抗战。

“百团大战是中国共产党于危机中育新机,在奋战中崛起的重要战役,不仅鼓舞了中国人民的抗战斗志,遏制了妥协投降的逆流,更加验证了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是抗战的中流砥柱,为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征程写下有力的注脚。”陆茜说。

传承奋斗:蹚出发展新路径

站在纪念碑前,东北望去,山川浑厚,阳泉尽收眼底。

1947年5月2日,晋东工业重镇阳泉在战火中获得新生。两天后,阳泉正式设市,成为我党历史上创建的第一座人民城市。

如果说西柏坡是中国共产党“进京赶考”前的最后一个“农村脚印”,那么,阳泉市则是中国共产党“进京赶考”前的第一个“城市脚印”,更是中国共产党由“破旧”走向“立新”并着手创建、夺取和管理城市,特别是由革命党向执政党转型跨越的自觉试点和历史选择。

经过70多年的发展,昔日的一个山沟小镇已经成为一座新兴工业城市。

“我们党留下了一笔丰富的精神遗产。”阳泉市委书记姜四清说,新时代新征程,我们始终保持毫不动摇的战斗精神,勇于担当的历史主动性,发扬百团大战敢打硬仗、攻坚克难、不怕牺牲的光荣传统,秉承“中共创建第一城”的红色历史,充分依靠人民群众的磅礴力量,重塑竞争新优势,倾力打造晋东区域中心城,在转型发展上率先蹚出一条新路来,在新时代把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更加有力地推向前进。

2017年6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山西考察时指出,我们党的每一段革命历史,都是一部理想信念的生动教材。全党同志一定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永远铭记为民族独立、人民解放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辈,永远保持中国共产党人的奋斗精神,永远保持对人民的赤子之心,努力为人民创造更美好、更幸福的生活。

如今,百团大战硝烟已然散尽,红色不曾淡化。红色江山,见证过枪林弹雨,如今又见证了脱贫致富、团结抗疫,见证了中国共产党始终与人民群众团结一致、心心相印,也必将见证党引领民族复兴航船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上乘风破浪、扬帆远航。(来源:光明日报)